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毒之辩律师网! 在线咨询 | 联系我们

法律咨询:

13929585119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中国毒之辩律师网>律师文集 >

“毒命鸳鸯”住处藏毒案,是如何“脱毒”的?

来源:头条号作者:黄坚明时间:2019-05-16

 

道路千万条,远离毒品第一条!选妻择夫千万条,不碰毒品排第一。我们是专业毒辩律师,专注毒品命案辩护,专注毒品犯罪案件无罪案例实证研究。但我们更想强调的是,无罪辩护成功难于上青天。为此,我们衷心期望所有人都远离毒品,珍惜生命,哪怕为此我们不得不另谋高就,改为专注其他领域的专业辩护。今天,我们简略谈谈“毒命鸳鸯”住处藏毒案如何脱毒方面的实证案例和无罪辩护反思、感悟。具体如下:

一、“毒命鸳鸯”住处藏毒案的基本案情

 

第一,涉案毒品重约50克,有冰毒等多种毒品,也有部分毒品可疑物经鉴定确认为非毒品。

第二,涉案缉毒民警确实是在涉案房屋内查获涉案毒品,尽管其搜查程序违法。

第三,案发前,此案房屋内住处一对情侣,案发时涉案男子被羁押到涉案房屋内,然后侦查人员在屋子内搜查出毒品;涉案女子案发时没有出现在涉案房屋内,然后其自始至终都没有在此案中出现过,涉案侦查人员明显存在取证不作为、取证不全面的问题。

第四,尽管此案属“人毒并获”,但涉案男子一直辩解涉案毒品并非是其所有,而是其朋友寄存在其住处的遗留物。

第五,对上述涉案毒品而言,除了涉案男子及其女友,没有其他涉案人员参与其中。办案机关既没有抓获涉案毒品的上家,也没有查明涉案毒品下家系何人,甚至连相关线索都没有查获。

第六,涉案男子,经尿检后,确认其案发前没有吸毒;涉案女子是否有吸毒,我们也不得而知。

对此,我们一致认为,此案不属于正常的毒品案。此案明显存在诸多异常情形。

 

二、涉案毒品系他人寄存物能否成为有效辩护之“脱罪”理由

 

第一,涉案男子辩解涉案毒品属其他案外人的寄存物,但遗憾的是,所谓的案外人于此案案发前已死亡。涉案男子无罪辩解成立与否,首先遇到的难题就是“死无对证”,难以自圆其说。我们辩护人也很想支持其无罪辩解,但至时明显面临无能为力的窘境。

第二,我们很想让涉案男子同居女友出庭为其作证,以证明涉案男子主观上确实不知情,确实不知涉案物品内夹藏有涉案的约50克毒品,但因其同居女友已旁听过此案一审的庭审过程,致使涉案男子同居女子证人资格的丧失,致使此案辩护工作又无奈遇到“此路不通”的困境。

第三,此案尽管办案人员确实存在搜查程序违法等办案程序违法的问题,但程序违法不必然导致案件可论证出涉案男子系无辜案外人的结论。

第四,此案无罪辩之重大理由是涉案男子没有打开过涉案包裹,在涉案毒品内外包装上没有提取到该男子的指纹、人特异性基因成分等生物物证。这可侧面证明此案无法排除涉案男子主观上不知情,涉案毒品确实系案外人寄存物的合理怀疑。

第五,此案重大疑点之一是涉案侦查人员没有找涉案男子同居女友作笔录,更没有对其同居女友进行尿检,以确定其同居女友是否吸毒,是否有碰触过涉案毒品的内外包装物,案发前是否知悉涉案包裹内夹藏有毒品,涉案包裹是否是案外人的寄存物,其同居女友是否真正实际控制涉案毒品实物。显然,因涉案关键证人的缺失,直接导致此案无法排除作案者是涉案男子同居女友的合理怀疑,致使此案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,无法排除作案者另有其人的合理怀疑。

第六,办案人员认定涉案毒品归涉案男子独立所有,而非涉案同居情侣共同所有;认定涉案男子涉案行为构成贩卖毒品罪,而非不构成犯罪。对此,我们始终坚持其推理、论证过程明显谬误,核心理由是假定涉案毒品归涉案同居情侣所有,其在长达数年的期间内,其持有涉案毒品既不是为了自我吸食,也不是为了贩卖,且数年时间仍未出售毒品成功的事实认定,恰好证明涉案男子及其同居女友,对涉案包裹内藏家毒品不知情事宜,完全有可能成立的;而涉案侦查人员的推定、推理思维,则明显违背起码的生活常识。

综上所述,我们无需再寻找更多可证实涉案男子系无辜案外人的理由,也无意再论述涉案毒品系他人寄存物的理由何在。我们撰写此案,目的是为了证明“毒辩无小事,生命自由最重要”。因此,不管何人涉毒,不管真相如何,第一时间聘请专业律师介入,方是正道。

 

(作者:黄坚明:广州市律师协会普通犯罪专业委员会委员、毒品犯罪案件辩护律师、广强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暨毒品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主任)

 

 

分享到:
上一篇:毒品犯罪死刑辩护三大问题 下一篇:毒品犯罪辩护之经典案例